sheepy

默默爱着CP们的读者。新入坑正泰/糖锡/南硕。旧爱奈因/永研/朱修/团兵/凯源

【S!NsoraS!N】神說要有光

欲望裸露在那个电闪雷鸣的夜里,与光同行也同逝,随即是震耳欲聋的迷茫的雷声。

初次认识春君的文章是在长微博看了这系列的第一章光芒。我在去着某处的车上,窗外的景色疾走般地从视野里褪去,身体里的羞耻感被灰黑的文字刺激得爆炸开。仿佛被带入了S!N的视角地脸红了起来。看了其他的系列后对这些(黄暴的)文字更是着迷。

顺带,我是微博里的sheepy。www

碧落黃泉|春君:

I. 光芒 


chapter II 求歡


  就算只是殘像,你所經過的軌跡都化為一道光。

 

*───

 

  他耽溺於那個人得追溯到早些時間構成的痴想。誰讓他的xing向撲朔迷離,連自己都無法區分精當。放浪形骸的生活讓欲望遍地開花,既然人生苦短他便將及時行樂發揮的徹徹底底,對象何必在乎是男是女,看對眼想上就上,興趣缺缺就一拍兩散。

 

  快感在關了燈,他的陰jìng突破洞口被對方絞緊,而他極盡所能將對方擺弄成任何便於馳騁的姿勢,最後射jìng而出得到宣洩的那一刻,其實誰都一樣。唯一的差別大概只在於感官上的優劣,比方有些人身材占了波濤洶湧的優勢,不過比起視覺震撼他倒是更喜歡那些光叫床就讓他情動三分的對象。

 

  有愛的xing是做愛,他目前只眷戀欲望構築的xing交,毫無後顧之憂的速食戀愛豈不快哉!可是最近他有了一個秘密,一個難以啟齒又寤寐思服的秘密,揣著秘密過日子能多快活,終是逼他做了個一不做二不休的選擇。

 

  趁著上課鐘還未敲響,夏代直接走進教室坐在倒數幾排低著頭擺弄手機的人身邊。「聽說最近的聯誼都看不到你的蹤影。」

 

  S!N頭也不抬,只管說:「還好吧,最近沒什麼特別想去的局,那幾間女子大學的素質也差不多就那樣,以前不是都玩過了嗎。」

 

  夏代故作神秘兮兮的附在S!N的耳邊低語。「今天去打撞球,晚上八點。」

 

  「有誰?」

 

  「其他人都不重要,你之前一直很想認識的學妹也在裡頭才是重點。你不是說過無法想像世界上竟然能有男人在她身邊嘛,這次應該會是水到渠成的約會哦,因為是我們這邊的人先提出邀約,她還特別確認過你會不會參加才點頭答應,八成也對你有意思了吧。」

 

  「……」

 

  「怎麼樣,你不會掃興說什麼不來的話罷。」

 

  「沒興趣。」

 

  「不會吧?!」夏代起先以為S!N的沉默是在安排離開撞球館之後的行程,至少按照他以往的行為模式總是如此,不確定合不合適直接試用,強過那些無謂的摸索與揣測。

 

  「感覺沒有多大的興致,況且我以前玩得還會少?你就好好去玩罷。」S!N這時才捨得將眼睛離開手機,鼓勵xing質濃厚的給予加油的眼神。

 

  「喂喂!你真的不要緊嗎,是不是生病了…」夏代一伸手就直接捂上S!N的額頭。

 

  「無庸置疑沒有再比現在更好的時刻。」S!N笑罵著推開。「問你一點正經事,你慣用什麼手法把人……弄上床…」

 

  「這是我要向你請教的吶,還反過來問我是想看我出糗啊。」

 

  「和諧美滿的xing生活是生活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要不然就只是行屍走肉的活著。」S!N撐著下巴,修長手指如摩娑愛人撫過手機螢幕。「再說…」

 

  夏代趁著屏幕的燈光尚未完全熄滅前一把搶了過來,仔仔細細端倪上頭那無一不透露著偷拍氛圍的照片。「這個是…」

 

 那人身後綿延的玻璃窗透著和煦而不過分強烈的色調,窗外翠綠的樹海隨著風勢變換了蓬鬆的造型往一邊傾倒,幾乎可以想像一開始他安靜低垂著腦袋盯著寫滿筆記的本子時那份專注,攝像的人卻故作頑劣的大聲呼喚,那人抬起頭來應對的眼神蘊含幾分吃驚,黑髮微捲又稍長的蓋住大部分輪廓,也無損他由內而外發散的恬適和慵懶,一雙彷彿會說話的黑眸子與白淨臉蛋就被這樣永恆定格。

 

  「這不是你的室友,把偷拍人家的照片當作待機畫面,新對象?」

 

  S!N呿了一口。「要是真的是新對象我還用過著像禁欲般的生活。」

 

  「不然是怎樣,栽了?」

 

  他一點也不特別偏好男人,不過就是止不住第一眼瞧見他室友時對他秤斤論兩的下流眼光。說出如此真實的自白,倒不如用一個栽了來形容他還覺得面子比較過得去。「大概吧…」

 

  「你一直都男女通吃有什麼好怕,被說了有一副比女孩更漂亮的長相。」

 

  「我想這大概就是問題的癥結點。」狀似漫無目的敲擊著桌面的手指說穿就是轉移焦躁的小伎倆,落的這步田地的他簡直是自己都瞠目結舌。「是我想上他,不是讓他上我,雖然這是很淺薄的技術xing問題,可是你是男人應該能明白這時候是一場雙方都僵持不下的拉鋸戰,最重要的是他還不知道他室友也就是我,是抱持著這種心態跟他共度相處在寢室的分分秒秒。」

 

  「你有這兜兜轉轉的心思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的把他強姦了還是怎麼樣都好,說不定試用完你就覺得索然無味又平淡無奇,驚覺以往的美好都是自己的過度幻覺。」夏代的提議也說不上多真誠,算是一點東拼西湊的勸慰,可偏偏堵死在於胡同中的人像攀住了根救命稻草死也不放,並且將其奉為圭臬。

 

  「謝啦兄弟!」S!N以最快速度把桌上東西如風捲殘雲掃進包包裡。「晚上你可要多努力,我要翹課去做些事前準備。」

 

  相較於夏代的錯愕,S!N倒是有著撥雲見日的從容不迫。

 

  好一段時間他理不清那阡陌縱橫的情愫。在看著愛情動作片打手槍的時刻,時常一個閃神就跌入把放dàng呻吟的演員替換成那男人面孔的幻覺,可究竟為什麼現實中的室友會成為他xing幻想的對象呢?也許那不是幻覺,是下半身無法獲得滿足的飢渴創造出大腦中奔馳的想像。

 

  他就像個虎視眈眈的獵人,故作無害的蟄伏在勢在必得的獵物身邊,只為那一個手到擒來的致命時機。

 

*───

 

  這個周末恰逢迎來開學後的第一個連假,倘若碰巧錯開本身排課,再加上大學生慣xing的自主放假,許多人計畫趁著這段期間相約,安排出遊或收拾行囊返家。禮拜四傍晚S!N送了他的室友まふまふ到車站,再跟他反覆確認要回來學校的時間。

 

  朝著衝他揮手的まふ報以一笑,他鎮定的離開月台立即坐上圓環外排班的計程車直奔回宿,他的興奮與忐忑融在一塊兒連指尖也抑制不了的顫抖,不只是唇邊笑意難以隱藏,眼裡同樣閃著晶亮晶亮的愉悅,他在房內擺開跟社團朋友借來的畫板和畫架,以及將專程到百貨公司專櫃買的精油擺在伸手可及之處。

 

  為了今晚他可說是費盡心思。

 

  早早洗好了澡換上特別寬鬆的籃球服,雖然這種涼颼颼的感覺跟他平常的穿著相差十萬八千里,但如此費心鋪張的過程也別有一番風味,就算不如預期所想,以退為進的進攻未嘗不是一種先發制人的謀略。

 

  一切布置就緒,只需要等待主角粉墨登場。

 

  そらる大清早便被老師委託處理如雪片般飛來的研究所推甄資料,包括歸檔、評分、連繫與面試等相關事宜,忙到晚間七點多才告一個段落,終於有時間到外頭好好吃頓飯,檢查手機時S!N傳來的Line提示正一連跑了數十個,內容大概說明有急事想請他幫忙請他盡快回宿舍。

 

  雖有些許納悶,そらる還是快速解決了盤中餐點,一邊回覆著:『二十分鐘後回去。』

 

  握著手機在房內來回踱步的人雀躍的差點飛上天,這種跟情人報備什麼時候到家的相似錯覺感,他第一次發現愛極兩人搭建的關係連繫,但他也清楚明白在此時此分這都還只是出自室友的這層身分。

 

  そらる開了房門,S!N整個人的違和感在他眼裡異常突兀。「去打籃球了嗎?」同時他不著痕跡打量佔了三分之二通道的畫板。這傢伙什麼時候有這茶餘飯後的興趣,他還真的是初次知道。

 

  S!N捕捉到そらる的眼光,趕緊道:「這就是請そらるさん務必幫忙的事!」

 

  「我可不擅長畫畫哦。」

 

  「不,」誠懇斂下的眼光,只有S!N自己才知道那是他怕自己的喜悅就此赤裸裸曝露的矯情偽裝。「請擔當我的裸體素描模特!」

 

  「要拜託我的就是這件事啊,為什麼……」

 

  突如其來的一問S!N才悔恨自己忘了打份完美無缺的腹稿,要是說不出個起承轉合的理由而被拒絕,實在是要悔斷腸子了。陷在兀自懊惱中腦袋仍電光火石的想了數十個說法,卻總覺得不足以說服そらる,這到底該…

 

  「你不說話這樣反而變成我很尷尬吶。」出乎意料比口頭應允更直接的脫了外套,そらる慢條斯理將衣服一件件脫下再放到一旁,平常只在對方洗澡走出浴室時才能偷覷的冰山一角風光,如今毫不扭捏並且沒有一絲防備的近在咫尺。

 

  「因為我喜歡そらるさん。」用輕浮態度欲蓋彌彰的說法,真假難分。「不過二話也不說的答應不在我的預計範圍。」

 

  「你有的,我也有,沒什麼好特別介意的地方。」

 

  對方的生理構造與自己並無不同,但那是他渴望並產生欲望的根源。光滑的肌膚,緊實的大腿,捲曲的恥毛,疲軟的xing器,還有那雙深不見底直視著他的眼睛,宛如轉著情欲的漩渦心照不宣的將他拉進。

 

  「哈,」這話聽在居心叵測的S!N耳裡擅自曲解成另一層意思。「請坐那張椅子,並把雙腳打開的面對我。一個姿勢要維持十五分鐘,再休息十分鐘。」

 

  「幫了這個忙,有什麼好處嗎?」

 

  S!N但笑不語。

评论(3)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