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epy

默默爱着CP们的读者。新入坑正泰/糖锡/南硕。旧爱奈因/永研/朱修/团兵/凯源

请听我说。

博物之地:

五年级时我搬到现在住的地方,来之前这里是平地,再之前是我太姥姥带我爸长大的家。我有个朋友,初中同班,住我家楼下。我们小区有八栋楼,两千户,天津市有一千五百万人,几万学生。


我对这位朋友用情至深。我写了上万字的情书,我和她吃饭,看电影,去各地旅行。她拿着相机到处拍照,我就看着地图给她指路。当时我觉得自己特别好,我费尽心思去找新奇的餐厅,查找每部电影的背景,我看书,和年长的人谈话,我画画,看展览,做各种手工。后来我能在任何城市行走,她抛给我的困惑和迷茫我都能一一解答。今年十月,我独自在东京JR线兜圈,拎着从秋叶原买的宅物,忽然觉得特别愧疚。她什么都不懂。


三十天前她成年,在这之前交了男朋友,每天按时到校上课,偶尔迟到早退。六年了,她是怎样的人我再了解不过了,我要失去她了。我对这一切无能为力。十三岁的时候,我们是多么好的两个人啊,什么都可能做,什么都还没做,那样的两个人,如今都被自己毁了。我辜负了她,她也辜负了我。


我爱她更胜从前,但是再没有和她在一起的野心了,我当年和她说,五十岁她未嫁我未娶,我们就去荷兰结婚,这话我现在还当真。但我祈祷她遇到能照顾她的人,我期望她永远不知道我的恶,只知道我的不好,永远别向我爱她一样爱别人,只是要爱我。


我听她爷爷说她知道我要出国后十分伤心,我就更加痛苦。她是一剂良药,却遇上了一心赴死的我,结果就是,她没能济世救人,我活着也一事无成。在JR线我就明白了,异国的列车上,我的恐惧和狂喜远大于人生中的任何时刻。我负她甚多,尽管她懂或者不懂,这样一个我,去也就去了吧。


长到十八岁,我说每句话,做每件事都殚精竭虑。那封情书从来没寄出去,她永远不会知道我弃她而去,而她对我的好,我却永远也无法报答。



评论

热度(8)

  1. sheepy哈拉咻 转载了此文字